主页 > ag试玩|官网 >

李亚鹏没必要晒嫣然基金账单
来源:搜狐网    作者:姚遥的社会笔记    时间:2014-03-07 09:55


        李亚鹏发起的嫣然天使基金最近遭遇高度质疑,被指控侵吞巨额善款。大量报道和评论感慨,嫣然天使基金公开帐目到底有多难。
  遭遇指控的时候,需要自证清白,是舆论常见的要求。为此,李亚鹏这么多天没有解释清楚被质疑的问题,尤其面对财务问题晒不出账单,自然只能引来更多的怀疑。
  但撇开舆论的要求,从法律和逻辑上来看的话,不晒账单并不代表贪污成立,而公开透明也并不代表就是要把账目晒个底朝天。从这个角度而言,嫣然天使基金目前存在争议,但并不代表已经犯罪——刑法对职务侵占是有规定的。
  可惜的是,在全社会对公益组织不信任的情况下,有争议就是有问题。所以,公益组织信息公开到底该怎么做,什么样的公开不足是有问题的,还没有被认真讨论过。
  公益透明的法律基础与技术标准
  对于公益活动,说起透明大家都喜欢。但说起什么是透明,大多数人又会一头雾水。透明作为一种需求,如果没有明确的标准,那就是彻底的主观,不可能有有效地公共讨论。
  比如面对质疑,李亚鹏说“从法理上来讲,我们没有公布更多的义务。现在我们公布的程度是符合国家要求的。……嫣然医院并没有更多的信息公开义务。关于嫣然基金,它是专项基金,不是独立法人,中国对非独立法人的专项基金的管理并没有相关法规,但是嫣然基金仍然在红基会的要求下公布了年度审计报告。”
  对此,质疑者反驳说,据《北京市促进慈善事业若干规定》第15条:慈善组织应主动向社会公开“捐赠财产的来源、种类、价值等接受捐赠信息;捐赠财产用途、使用效果等捐赠财产使用信息”。
  二者这样掐架就比较含混了。请注意,李亚鹏说嫣然基金公布了审计报告,对于《规定》中要求的部分信息,审计报告中是有涉及的。很明显,双方在公开透明的技术标准上认识完全不同。
  在法律上,我国对于公益组织的信息公开制度也有所规定,这并不是国际惯例。国际上公众对公益组织的关注焦点,是它是否是“有责任感”的。而信息公开是政府的义务,不需要政府来规定公益组织的义务所在,就像政府对其他民事行为不干涉一样。
  不过,国内对于公益组织公开信息的规定也非常的原则。所以可以看到的就是上面这样一个场景,一方认为我已经按照法律公开了,另一方有人为他根据法律还没有尽到公开的义务。结果的不同,来自于解读方的不同。
  为此,对于公益组织的透明推动上,还是要拿出一个非常具体而公认的指标,要不透明这个问题,就像半杯水一样,可以说半满,也可以说半空。目前国内和国际比较接轨的是,这事情也有民间自己的行业联盟来提出指标,推进自律工作。
  目前国内比较被关注的公益组织透明评价体系有三个,民政部中民慈善信息中心开发的中国慈善透明指数,基金会中心网(由35家国内基金会联合发起)开发的中国基金会透明指数,壹基金联合其他基金会发起的自律吧透明指数。这三个透明指数的打分,都有各自的侧重点,比如USDO透明指数偏重民间公益组织的实际境况,以最少的指标让机构披露最主要信息,同时便于普通人也能一目了然。
  好了,现在请大家把包含两个拗口名字的句子完整的读下来,目前对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和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两家机构的透明度,可以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原则,以及行业内透明评价指标,参考机构已经主动披露的信息来做评估。但是,公募基金会下属专项基金,以及民非注册的公益医院,是否在充分渠道披露哪些信息是一个技术问题,该技术问题并不因没有晒账单而被一票否决,同时,该技术问题不到位并不代表发生了侵占,证明侵占还需要形成逻辑链条的证据,而非揣摩。
  绕不开的晒账单困局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不过这个时候请先不要开始对我破口大骂。上一个章节讲述的是公益透明的法律和技术问题,这里来讲晒账单的问题。我没有反对晒账单,就像我没有支持晒账单一样。从法律上和技术上,或者从国际公益组织公信力指南手册上,晒账单都不是一个必要的条件。不过,在特定的条件下,晒账单可以成为一个公益组织维持可信度的必要条件。
  公众的要求,就是特定的条件之一。
  公益组织的信用,依靠的是自身完善的项目管理制度、财务管理制度、审计制度及相关的信息披露制度。但在国内,晒账单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了公益组织公开透明的唯一公众指标。涉及到争议问题时,是否公开账单几乎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唯一法宝。晒账单作为建立信任、促成透明的一个技术手段,既然呼声这么高,也就有必要出现了。
  但晒账单怎么晒,晒到什么程度,如何解读财务流水与实际执行,这又是另一个课题。国际上的财务信息披露,以预决算报告、审计报告为基础,同时对报告中的关键数据要做解读,供外人更好地理解相关信息。这样的方式,简明扼要,目标清晰。
  单纯的晒发票、晒流水账,国外政府也有做。比如个人消费是否放入了公共开支中,就可以通过发票追溯。不过,涉及到流水账时,信息量非常巨大,将这些信息完全整理公布,并做到非常方便的查询,是需要成本的,没有政府那样足够的人力和财力,应对会非常吃力。面对对于公益组织要求低工资、低运营费用的道德诉求,同时又要求公益组织做到足够充分、完备、细致的晒账单程度,是要与低运营费用诉求相抵触。在未来,公益组织能够负担相应运营成本的时候,晒账单作为更进一步的要求出现,就不至于出现困局。
  公开的成本,是晒账单的第一个困局。而第二个困局,则是对信息的无限制公开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困局。
  做好事一定要像雷锋一样随时记在可以发表的日记上,还随时拍照吗?不一定。喜欢参与公益善事的人,不一定是高调的人。有些捐赠人或者企业,捐了不一定希望被公开。而按照目前晒账单的要求,不晒就是不透明,晒了所有人都要被暴露在太阳底下,那这个诉求和捐赠人要求保密的诉求势必形成冲突。即便法律规定了公益组织要做到充分的透明化,但从来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成为了捐赠人就需要放弃个人的隐私。个人所保留捐赠频次、方式、总额的权利,被晒账单挑战的时候,该如何平衡呢。
  而晒账单究竟是为了达到一个什么效果,我个人也不是很清晰。从账单中,完全看不出嫣然医院救助的孩子兔唇改善如何,现在生活是否幸福,救助效率如何。如果是为了追查侵占挪用善款,晒账单也不是最有效的追查手段。要说推进行业进步,希望惩恶扬善,还有更好地方法。
  竞争淘汰机制最有效
  有责任心的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容易恨铁不成钢。把李亚鹏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一样严于要求,用有罪推定来逼问答案,要求嫣然基金事无巨细的专门应对回答,都有着好的动机。
  针对李亚鹏的质疑,无疑是很担心万一李亚鹏的机构有了问题,会伤害了许许多多捐赠人的心。但是这种质疑的背后,是否包括了这样的一个感觉:我觉得我看到了问题,我有义务要说出来。
  这样的精神,如果像美国政府的扒粪运动一样,运用于推进社会制度的建设完善,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而对于公益组织而言,这个事情就要简单多了。捐款人捐给公益组织,首先是实现参与支持公益的愿望,其次就是希望钱能用到该去的地方,最后如果还有精力,也会希望花钱的成果要好。在有着雪亮眼睛的捐款人面前,公益组织都要使出浑身的解数来做到最好,同时来招徕更多的捐款人参与支持。在捐款人的理性面前,不会有坑蒙拐骗的机构能够稳定持续的生存。但凡捐款人有了一点犹豫,都有可能马上终止支持。公益组织向更好发展,行业联盟的自律是一个方面的动力,而捐款人的抉择更是一块巨大的动力源。
  尤其是没有体制资源的民间公益组织,争取到民间的信任对于生存至关重要。一旦让捐赠人丧失了信任,后果是毁灭性的的。比如李亚鹏,当他的明星朋友们承诺向他捐款,而后来他的机构却没有做好,无论是项目没做好,还是项目执行的反馈没做好,都是个人信用的破产,直接影响到不会有下一次的捐款了。这样残酷的现实,逼迫着公益组织来有效的生存。
  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腐败,而充分的市场竞争则能带来更多的创新活力和透明。从公众促进公益发展的角度而言,面对未来的发展,与其纠结于公益机构是否有晒账单,还不如放眼全社会,选择做的最好的公益机构,让越来越多的公益机构在竞争中日臻完美。
  离了谁,太阳照常从东方升起。如果不是特别的爱一家机构,就不必纠结于它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要没有违法,就让所有的公益组织都在竞争中成长吧。
  这样,我们真的需要看嫣然基金会晒账单吗?我想,除非是为了挖掘证据证明李亚鹏已经犯罪了。除此以外,晒账单对于公益组织而言,看不出多少必要性。

更多>>图说
更多>>
热门ag试玩|官网
在慈展会壹基金展台,市民在壹基金壹家人ag试玩|官网的影框后面留影。 深圳商报记者 陈

ag试玩|官网 专题 时评 人物 科技 图说 绿色记者微博群

?2013绿色记者网 蜀ICP备11023957号 技术支持:溪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