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 >

被“驱离”的童年
来源:公益时报网    作者:张明敏    时间:2015-01-08 10:19
 在镇上,几乎很多人都知道坤坤这个艾滋病男童,当坤坤从便利店出来后,大家自然地与他产生一定的距离。 (陈永斌/摄)

  村民的联名信 (陈永斌/摄)
 
“防‘艾’工作经过多年的开展是有成效的,但生活中患‘艾’者遭遇歧视问题仍然长期存在,这种歧视并不仅限于艾滋病范畴,如甲肝、乙肝携带者也遭遇歧视。当前政策制定方向肯定是越来越完善,但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十分明显,特别是普通百姓了解艾滋病知识的渠道还十分有限,仍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周凯”
■ 本报记者 张明敏
四川省南充市西充县一名年仅8岁的男孩坤坤(化名),两年前的一次玩耍中遭遇磕碰,胳膊出血,在医院被查出是HIV携带者。这让他原本快乐平静的童年生活瞬间充满阴霾:不能去上学、小伙伴们远离、村民们另眼相待。这一系列动作最终演变得更加严重:一封203人的联名信要将这个男孩儿“驱离”村子。
对此,联合国、卫计委专门发表了声明,谴责这种歧视行为。当前已有七家公益组织介入其中,但尚未达成任何帮助协议,当地政府开始积极为坤坤做相关工作。但如果坤坤真的离开他所赖以生存的地方,他又能去哪呢?
被“联名信”侵袭的童年
今年已经8岁的坤坤个头看起来比平常孩子要高一些,这成了小伙伴们一眼就能认出他的标志符号,也使他陷入一种被边缘化的无助之中。早几年前,坤坤父母就已经离婚,母亲在坤坤4岁时与他失去联系。
2012年12月12日,6岁的坤坤因一次磕碰出血被医院查出患“艾”后,由于无力支付基本治疗费用,父亲也离开了他。目前,坤坤跟着爷爷罗文辉一起生活,在爷爷眼中坤坤是一个既聪明又有些顽皮的孩子,但在被查出患“艾”后,村子里的小伙伴们逐渐疏远他,坤坤从此也远离了学校和应有的快乐。
今年已经69岁的罗文辉,几年前在儿子离婚后就开始和老伴一同抚养坤坤。罗文辉患有心脏病,老伴也有白内障,一家人就靠着种1亩田、养3头猪和领着政府补助过日子,对于今后养育坤坤来说,罗文辉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2014年12月17日,村里面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形成的意见是通过203名村民写联名信的方式将坤坤“驱离”出村,希望坤坤能够找到更好的归宿。
“我们俩年纪大了,坤坤父母也找不到,孩子今后成长是个问题。村民们写联名信实属无奈,并不是真的要将坤坤赶出村子,就希望通过这件事情能够引起社会注意,让大家能够关心坤坤,有个好的成长环境。”罗文辉对媒体表示,自己原先向上反映过,但一直没有什么消息。
另一方面,村民们是害怕坤坤与自家孩子一块玩耍打闹时破皮出血造成感染。“这是在对艾滋病毒传播方式认识上的一种严重误读。艾滋病病毒传播途径为三种,母婴传播、血液传播和性传播,儿童间通过玩耍打闹造成出血后传染的几率几乎为零,不太可能传染,我们指的血液传播通常是指输血传播,在需要输血过程中,输送血液中本身就含有艾滋病毒输入体内,这样才有可能传染,儿童间打闹瞬间造成出血是基本不可能传染的,家长们应该科普上这一课。”联合国驻华代表处政策顾问周凯对《公益时报》记者说。
联合国、卫计委声明表关切
坤坤视频在网络上传播的几天后,联合国驻华代表处、国家卫生计生委就这一事件分别发表声明,阐明立场。
12月19日联合国通过媒体发布声明表示,十分关注艾滋病感染儿童坤坤遭到村民歧视的情况,指出“无知、恐惧和歧视是防治艾滋病的最大阻力,而羞辱和歧视是我们在应对艾滋病战役中的最大障碍。因为它阻止了感染者去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查、获得抗病毒治疗。同时,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违反了其最基本人权,同时也违反了《国家艾滋病防治条例》”。
早在2006年3月1日,我国首部《国家艾滋病防治条例》就已经施行,明确规定任何单位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12月2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也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立即责成四川省卫生计生委了解核实有关情况,会同有关部门,协调地方政府妥善做好该名艾滋病感染儿童的医疗救治、生活救助和入学教育等工作。
此次声明的一方、联合国驻华代表处政策顾问周凯在接受《公益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希望任何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被歧视,他们始终都是社会参与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尽管我们已经在较长一段时期推行防艾教育,但现在看来在社会中的歧视仍然存在,总的来看还是呈下降态势,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的是正是防艾教育使得目前艾滋病人比过去更多能够融入这个社会享受到自己应有的权利。”
周凯说,目前联合国正在积极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协商,制定更加完备的人性化政策,将艾滋病的社会歧视逐步降到最低。
公益组织希望“托养”坤坤
网络视频传播后,一家防艾公益组织立即跟进。“中国爱之关怀”是成立于广西南宁的一家致力于治疗与消除艾滋病歧视的公益组织,邱磊是这家机构的项目官员。12月17日邱磊在浏览网页时无意ag试玩|官网间看到了一段拍摄坤坤的视频,视频中坤坤所在村子的203名村民以联名信的方式要将其驱离出村,这在有着从事防艾工作经历的邱磊看来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明显带有歧视性,也不利于患者的进一步治疗。
邱磊当天决定立刻和机构的几名伙伴一同前往西充县探望坤坤,在那里邱磊见到了坤坤的爷爷罗文辉和乡党委书记李辉。
“坤坤爷爷觉得自己身体不太好,老伴又患病,今后照顾8岁孙子坤坤有困难,就希望通过社会力量帮助坤坤解决今后的生活和学习等问题,这就是老人的诉求,至于联名信也是想着引起关注吧。”邱磊在接受《公益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获知坤坤爷爷的苦恼后,邱磊和团队商议给出了一致意见,将通过托养的方式来保证坤坤今后的学习和生活。
“我们最开始商议结果是收养,但根据目前《收养法》规定,我们并不能那样做,最后改为托养方式,就是把坤坤带到一个新的社区环境中,还是让坤坤群居性的生活,只是公益机构进行全天候的陪伴关注,不让这个孩子在带有歧视性的环境中继续生活下去,我们希望采用托养方式直至坤坤大学毕业。”邱磊说。
记者在查阅1999年4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修正第二章第1条的规定,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可以被收养,但应具备以下3个条件:一是丧失父母的孤儿,二是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三是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的子女。
与政府未达成一致
邱磊的这一意见在随后与当地政府协商过程中却没能达成一致。“政府希望通过自身力量解决好坤坤的问题。”邱磊说。
据李辉对《公益时报》记者表述,包括“中国爱之关怀”在内,目前已经有7家国内公益组织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接触,希望从不同方面帮助坤坤摆脱当前困境,但暂时还没有与一家公益组织达成任何帮助协议。至于没能达成协议的原因,李辉觉得目前坤坤监护权没有变更仍为其父母,坤坤父母只是失联并不是一定找不到,同时县、乡两级政府也正给予着坤坤照顾,政府能够解决好这件事情。
“对于坤坤,他们早已经建立了长期的帮扶档案。2013年起,西充县民政局每月给坤坤补助生活费678元,2014年11月,补助生活费提高到了每月1130元,乡政府每年还给予坤坤救助金2000元,政府负担了坤坤的医药费用,并由县防疫站定期给坤坤做身体检查,我每月还要上门到坤坤家去探望。”李辉说。
邱磊觉得政府方面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也可以理解,毕竟在坤坤父母没有找到时,没有办法确立监护权,也没办法与其有法定监护义务的父母进行协商托养,如果下一步实在找不着坤坤父母,通过法院判定监护权转移至坤坤爷爷罗文辉处后,才可能就托养关系进行协商。
不过邱磊也表示:“在当地政府寻找坤坤父亲这段时间里,中国爱之关怀将会给予坤坤最大的照顾,过几天他们将再次前往西充县探望坤坤。”
目前,根据西充县人民政府12月21日发布在官网的声明,当地已经成立了由县长为组长的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开展工作,县教育部门正积极为坤坤办理入学、补课事宜,县公安部门也加大寻找坤坤父母下落,并通过心理专家为村民进行心理辅导。
今年12月1日是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一系列数据以便公众快速了解全球艾滋病现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球共有3500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320万是儿童,大部分感染者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2013年全球新增艾滋病感染者为210万,其中超24万人是儿童。
早在2005年起,中国就开始对艾滋携带者展开抗病毒治疗工作,从政策制定、推进实施、医疗研发、国际合作多个层面进行着防艾、抗艾治疗教育,并取得了较好效果,同时也在尊重艾滋病携带者隐私上做出不懈努力。
周凯说:“就目前医学诊疗水平,艾滋病虽不能被完全治愈,但是是可以被积极有效治疗的。当前儿童感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母婴传播,但母婴传播已经能够被抗艾药物很好地治疗。有统计数据表明,经过抗艾药物进行母婴阻断治疗后的母婴传播率约为6.7%,这表明通过药物治疗是能够有效并且高效率地控制艾滋病毒的传播,并不是艾滋病携带者父母生下宝宝就一定是携带者,应该消除人们的这种观念。”
更多>>图说
更多>>
热门ag试玩|官网
何豪(Hal Harvey) 美国能源创新有限公ag试玩|官网司CEO 精彩观点: 以中国的城市化速度与

ag试玩|官网 专题 时评 人物 科技 图说 绿色记者微博群

?2013绿色记者网 蜀ICP备11023957号 技术支持:溪泽源